红毛的猴子屌丝的梦

《大圣归来》| Monkey King: Hero Is Back

Posted by Mr.Harry on July 31, 2015

一根他人膜拜的神物,我轻松捻在手中,冲上凌霄宝殿,见神杀神见佛砍佛。去他妈的天蓬元帅,去你大爷的托塔天王,一个个都给我滚下云彩,千军万马浩浩荡荡涌来,落花流水烟消云散而去,唯我横棍立马悬停在半空,血红的斗篷斜穿整个屏幕,凤翅紫金冠颤微微的从屏幕里延伸到每个观众眼前。我撇撇嘴,把神物收入耳中,掸掸锁子黄金甲上的土,点燃一根事后烟,深吸一口,望着远方被染红的晚霞。

每个人,在白天或者熟睡中,儿时或者就在昨天,都做过类似这样一个酣畅淋漓的英雄梦。

只是当我们醒来,我们却如同那只被禁锢住法力的猴子,一个破妖怪的手下都能让自己歇斯底里、咬牙切齿、精疲力竭、一身臭汗。

这种档次的妖,老子当年当齐天大圣大闹天宫的时候,连出现在我面前的资格都没有,跟十万天兵闹着玩的间隙抽空往下面弹一下小手指头,妖他全家十八代就团灭了好么。现在竟然逼得我。。。

唉,没时间多想了,身边的山妖,越来越多,我要保护的人,还没走远。

揉揉肩膀,继续上吧。

像不像抬头仰望星空,想象着以后自己的公司上市时也要找几个普通用户来敲钟,然后长叹一声,低头继续写代码;

像不像和儿时好友撸着串,认真的说着他们当笑话听的梦想,换场的时候看眼手机道:不早了我要回家了,明儿早起来还要赶项目呢。

像不像梦见自己常年蝉联全校第一,这次考试的试卷却连题目都读不懂,吓醒之后发现真的在考试,大部分题目,真的读不懂。

甚至好多时候,你和我还不如那只灵活的红毛猴子,仅仅是别人眼里的“他好像一条狗”。

片尾孙悟空终于变成齐天大圣,轻松搞定了变身感染虫怪的大反派,我的眼里热闹,心中却更感悲凉。

现实生活里,我们只能是看着小和尚惨死,自己无力回天,随后赶紧收起悲伤逃走保命;

现实生活里,我们都是猪八戒,要么不会变身,要么越变越稀烂;

现实生活里,我们是不会用自己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一切,去赌一个成功率不太高的可能的。

不是没勇气亡命一搏,是原来搏过,结果并不太好。

电影里,为了自己爱的人,他们爆发了;现实里,为了自己爱的人,我们犹豫之后选择了继续怂着,不把自己逼到必须要爆发才能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的境地。

于是,身形少了许多潇洒,两鬓多了几丝灰发。

管不了,我管不了,管不了,真的管不了。

只要你不骑在我头上拉屎撒尿之后还要砍我的脑袋,我就老老实实在九龙冰室卖我的奶茶,可以团购还可以点外卖,吹哨子这种事儿,我不玩了,找别人去吧。

活的越现实、周旋的越周全,想到梦里的齐天大圣,就越是觉得遥不可及、唏嘘不已。

我才不管什么导演艰辛、制作多少多少年、扶持国产动画、里程什么碑、元老配音、童年回忆之类的噱头,关我屁事。我只是认为同样花几十块钱,去电影院里入戏的做一场梦,比看那些槽点满满的片子,更对得起自己的时间。